民国第一名伶:一生迷倒5位总统的她,最终怎么样了

浏览:189   发布时间: 08月22日

1921年的天津,一场轰轰烈烈的婚礼引得全国注目。

新娘是当时红遍大江南北的坤伶刘喜奎,她坐着非常华美的轿子,敲锣打鼓,大肆宣扬。

刘喜奎何许人也?

她与京剧艺术表演大师梅兰芳齐名,是中国第一位现代戏女演员,有五位总统追过她。

那新郎又是谁呢?

她为何会有如此大魅力呢?

人生的华丽逆袭

刘喜奎,原名刘志浩,后改桂缘。祖籍是河北省南皮县的黑龙村。

民国初年,刘喜奎艺名远播,在京津两地,她的戏场场爆满。

连伶界大王谭鑫培看了都感慨万千,自愧不如:“男有梅兰芳,女有刘喜奎,吾其休矣!”

当时的报刊记载:

每一登台,彩声雷动,天津戏园,卑词厚币聘之,唯恐落后,亦足见其声价矣。

刘喜奎未出场,满台都是莺莺燕燕,个个美如西子,她一出场,六宫粉黛无颜色。

她身材曼妙,五官精致立体,眉目如画,气质高雅,清丽脱俗,如天女下凡。

她不仅是偶像派,更是实力派,唱腔清丽独特,表演生动传神。

在报纸铺天盖地的宣传下,刘喜奎的名字很快家喻户晓,妇孺皆知,便成了誊满全国的明星。

面对社会的各种褒奖,刘喜奎虚心接受,一丝不苟地对待每一场演出。

她的执着,源于饱尝了颠沛流离的童年生活。

1894年,刘喜奎出生于一个末落的官宦之家。

父亲刘贻文曾在邓世昌的“致远”舰上修理轮机。

中日甲午海战时“致远”舰被日舰击沉后,刘贻文跳海生还。战后在旅顺居住,生活十分清贫。

刘喜奎5岁那年,日俄战争在旅顺爆发,他们一家不得不返回老家,途中,父亲病死于营口。

母亲带着孤女刘喜奎,在营口靠洗衣做针线活勉强度日。

生活的艰辛,让小小的刘喜奎明白了“薄技可以立身”的道理。

为了赚钱贴补家用,她去李海的童伶班拜师学戏。

师傅见她是祖师爷赏的戏饭碗,心里喜欢,收她为徒。

母亲却强烈反对,在当时,戏曲艺人这种职业被视为贱业。

刘喜奎对母亲说:“谁说唱戏的就一定被人轻贱?”这句话成了她一生的行为准则。

刘喜奎说服母亲,八岁在营口正式参加科班演出。

之后,走南闯北,天赋加后天的勤学苦练,终成大器。

精彩的人生,需要自立自强,坚持不懈,更需要有清醒的头脑,坚定的立场,才能守住底线。

不近权贵,坚守自我

古人云:“树大招风风撼树;人为名高名丧人。”

现代社会,很多人成也名,败也名,一失足成千古恨。何况在那个军阀战乱的年代,一个弱女子,如何做到坚守自我,洁身自好呢?

刘喜奎的美艳,惹得权贵们垂涎三尺,追求者争风吃醋,大有“五陵年少争缠头,一曲红绡不知数”的盛况。

追求者里面,有五位总统,他们是袁世凯、徐世昌、曹锟、黎元洪、冯国璋,其中,袁世凯和曹锟的追求最为强烈与无耻。

袁世凯利用总统的身份,请刘喜奎去中南海唱堂会,利用刘喜奎在后台梳妆时间,叫人找来刘喜奎。

刘喜奎深知他不怀好意,不卑不亢地问正在和幕僚打牌的袁世凯:“大总统找我有什么事?”

袁世凯说没事,就是聊聊天。

刘喜奎冷脸说:“我还要梳妆,没事就要先走了。”

说完,刘喜奎快步离开了。

袁世凯讨了个没趣,只好感叹,这个女戏子不好惹呀!

这时一个幕僚出主意,让袁世凯娶刘喜奎为十姨太。袁世凯立刻让副总统黎元洪、相国徐世昌和清史馆馆长赵尔巽去当说客,以三千两黄金为聘礼。

面对三人,刘喜奎斩钉截铁地说:“不要说三千两黄金,就是三万两我也不会出卖自己!”三个人灰溜溜地走了。

老子死了心,儿子不罢休,二公子袁克文,三公子袁克良依然想霸占刘喜奎。面对他们的野蛮,刘喜奎守住内心的底线,不卑不亢。

而曹锟,曾经对刘喜奎百般骚扰,迫使刘喜奎俩年没有上台。直到曹锟用六十大寿的名义,让刘喜奎不得不上台。

演唱完后,曹锟还想行苟且之事,手下崔承炽把此事告诉曹锟的老婆,她非常生气,放走了刘喜奎,这件事情才算结束。

刘喜奎身处复杂环境中,始终牢记学戏之处答应母亲的话,堂堂正正做人,大大方方演戏。

自尊自爱,出污泥而不染。

情断梅兰芳

1915年,中华民国外交总长陆征祥办堂会,几乎邀请了北京所有名角,刘喜奎与梅兰芳初次同台演出。

两人一见,似曾相识,相互钦敬,欣赏,乃至深爱,情定艺术舞台。

刘喜奎比梅兰芳小一岁,他们是是二十世纪初中国戏曲舞台上的一对金童玉女。天赐良缘,情有独钟,定能开花结果吗?

刘喜奎和其她少女一样,有一个美丽而绚烂的梦,和自己爱慕钦佩的人,彼此看着、听着、唱着,就这样一直唱下去,直到天荒地老、海枯石烂。

但梦终究只是梦,即便再舍不得,也不能再继续假装睡下去。

刘喜奎心里明白,在这乱世中,躲过初一,躲不过十五。如果和心爱的人结婚,梅兰芳必定会遭到报复,断送他的艺术生涯。

个人幸福是小事,京剧艺术传承是大事。

痛定思痛后,深明大义的刘喜奎与梅兰芳断绝一切来往。

其实,有的时候,放弃是深爱,无情是深情,并不是所有的疼痛,都可以呐喊。

刘喜奎下一步该怎么办?

民国时期,戏子的身份很卑贱。许多坤伶迫于淫威,最终都沦落为军阀政客们手中的玩物。

刘喜奎不愿意丧失自己的尊严,又摆脱不了政客军阀的无尽骚扰。于是,她意识到只有嫁人,才能落得个平安。

受骗错嫁,终身守寡

终身大事,刘喜奎是有原则的。

她要嫁的男人,不需要功成名就,不需要高官厚禄,更不需要家财万贯。

她想嫁的人,如果不是自己喜欢的,就一定是心中有家国,有民生的人。

有一次,武清县崔承炽在报纸上公开发文,揭发上司陆锦贪污克扣军饷的丑闻,引起不小的社会轰动,是大快人心之举。

从那慷慨激昂的文笔、字字珠玑的语言中,刘喜奎感受到了这位中年男人的正直与大义。

在这个男人的文笔下,她看到了值得托付的影子。

刘喜奎派人前去说亲,崔承炽受宠若惊,怕自已太丑刘喜奎反悔,就派了一个年轻的勤务兵冒充自己。

刘喜奎见此人身材魁梧,仪表堂堂,就定了这门亲事。

二十七岁的她,做了崔承炽的新娘。并特意办了一场甚大的婚礼,让那些追求她的京津政要和纨绔子弟彻底断了念想。

一时间,刘喜奎结婚的消息成了街头巷尾谈论的焦点,也成了报纸娱乐版的头条,人们大惑不解?

洞房花烛夜,刘喜奎揭开盖头的一刹那,当头浇了一盆凉水。

崔承炽的颜值和健康值都相当感人,又高又瘦,还患有肺病,虽然只有四十岁,但看起来像六十多岁的老头。

刘喜奎心如死灰,反悔不得,只能认命。

刘喜奎再一次畅想末来美好的日子,以后,她不再登台,在家做一个尽职尽责的妻子。

虽然没有爱情,但丈夫的人品、才华俱佳,相敬如宾,举案齐眉也是一种不错的婚姻状态。

但世事的走向从来不会如她所愿。

曹锟听说崔承炽娶了刘喜奎,气急败坏,不但免去崔承炽所有职权,还联合陆锦施计加害崔承炽。

结婚第四天就将崔承炽调离,加重公务,使他常年奔波于江西,福建,河南等地,与刘喜奎聚少离多。

1925年,崔承炽积劳成疾,撒手人寰。

这一年,刘喜奎刚三十岁,终身守寡,足不出户,退出演艺舞台。

正如她自己后来说的:“不肯牺牲身体,就得牺牲艺术。”

爱国忧民,无私奉献

七七事变爆发后,日本侵略者的铁蹄践踏华夏大地,国家支离破碎,风雨飘摇,人民饱受苦难。

“商女不知亡国恨,隔江犹唱后庭花。”与那些苟且偷生的女子相比,刘喜奎则是女中君子,深明大义。

当日本人重金请刘喜奎登台演出,来粉饰太平,刘喜奎想都没想,一口回绝。

她连夜逃离日占区,转到抗战后防,登台义演,筹集资金支援抗日。

听说安徽遭遇水灾,她立即从自己为数不多的积蓄里抠出两千大洋,赈济灾区。

她没读过书,她的人生哲学都是从唱过的戏文里得来的。

她说:“大道理我不懂,但什么叫‘国家有难,匹夫有责。’我懂。”

新中国成立以后,在周总理的亲自邀请下,刘喜奎再次回到了梦开始的地方。

刘喜奎积极参加中国人民赴朝鲜慰问团的义演,在炮火连天中,一次次为志愿军战士演出。

一名真正的爱国京剧大师,不贪富贵,不图享受,被周恩来总理赞扬为“中国戏剧界的明珠”。

当中国戏曲学校成立后,她开始在这里授课,将毕生所学亳无保留倾囊相授,把自己热爱的戏曲发扬传承下去,让千千万万的人感受到它的魅力。

兜兜转转一大圈,份已散,缘未尽,她最终给自己的戏曲之梦画上了圆满的句号。

1964年,七十岁的刘喜奎病故于北京,葬于八宝山革命公墓。

她的一生,传奇跌宕,波澜起伏,半生动荡,一朝安定,虽然爱情和婚姻不曾如意,但好在,戏曲的光和热一直照亮着她暗淡的生命。

人生如戏,戏如人生,

活得有尊严就要不卑不亢,

活得有骨气就要自尊自爱,

活出精彩人生就要自立自强,坚持不懈。

人生不完美,但一定要守住底线!

主营产品:卫浴套件,纸巾盒,台灯,塑料、树脂工艺品